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九零小甜妻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七章 冷战

重生九零小甜妻 第一百七七章 冷战

作者:素玉华兰书名:重生九零小甜妻类别:玄幻小说
    和阮威约在一间甜口店,位置很好找,南街中心,阮威在门口等着。

    看到香枝出现,他挥了挥手,“来得好快,赶急了吧。”

    香枝笑笑,“没呢,我哥在西关拍戏,今天本打算来探班,走到半路,正好接到你电话,也是顺路。”

    “这么巧,一点小事,一会谈完,我送你去你哥那儿,不耽误你的事。”

    阮威领着她往甜品店里走,最里面小圆桌边,香枝瞅到熟悉的人影,掉头就想走。

    又来这一套,把她当成什么人呐,为了元森,她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感受,这个朋友不做也罢。

    还有阮威,亏得他还是云霄的发小,和陈桃八字没一撇,就合伙他人骗发小的未婚妻,和云霄的交情是纸糊的吧。

    香枝抿着唇,秀眉紧皱,俏脸满是失望与怒火。

    “香枝~”

    陈桃看到她,赶紧站起来唤住她。

    香枝充耳不闻,脚步不停。

    阮威一把拉住她,“先听听她怎么说,把事情说清楚再走不迟,反正也不差这会功夫。”

    “阮中校,你不明白,她要求的事我办不到,你别瞎跟着掺合,小心我跟云霄告状,说你帮别人欺负我。”香枝忍着怒气,挣开阮威的手。

    “别呀。”

    阮威浅笑,重新拉住她往坐位上推,“你这帽子扣得也太大了,我真冤,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先听听她怎么说,听说你们是好朋友,同生死共患难的,不容易,咱们把事情说开,之后你想怎么做,我不拦你。”

    他让香枝坐到里边的位置上,自己坐外边,同时也挡住了香枝的去路。

    “想吃点什么,这里甜口不错,我有个战友经常给她女朋友带,说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香枝没什么心情吃甜点,语气也不耐,“随便,你看着点。”

    阮威挑眉,看来好友的未婚妻火气不小,真急眼了,“那好,我看着点。”

    “服务员,来两份焦糖布丁,两位巧克力蛋糕。”

    “好的,先生,请稍等。”

    抱着目的而来的陈桃,不自在的动动身子,她放下手中的吸管,“香枝和阮中校很熟?”

    香枝没吭声,她气得不想说话。

    阮威给香枝将手边的清水推到香枝面前后,嗯了一声,“我同云霄是战友,亦是好友,一块儿长大的兄弟,自然熟。”

    香枝在旁边冷哼一声,心想熟个鬼,他们总共也没见几次面,是他自己自来熟而已。

    “是这样吗?”陈桃笑得干巴巴的,对于香枝的冷淡,她有些不知所措,那天通过电话,她对香枝心生恼意,好些日子没理她。

    阿森家里出事,最近工作也不顺心,因陶家的关系,帝都那些人,看菜下碟,没少落井下石。

    她看不过眼,求过爸爸,可爸爸对元家的事讳莫若深,几次提起,他总是唉声叹气。

    陈桃私下找小姐妹打听过,想改变元森的处境,只能请陶二少出面。

    听说元森以前同二少的关系不错,看在二少的面子上,元森也不会过得那得艰辛。

    香枝似乎不想帮元家,其实她也理解,元惜伤害的是她,凭什么,她还要倒过来帮着求情。

    只是,元家的报应也该够了,况且香枝毫发无伤,没必要对元家赶尽杀绝。

    “香枝,对不起,我也不想找你,可实在是没办法,我不想看阿森一蹶不振的样子,我受不了。”

    香枝冷笑,“你受不了他一蹶不振,便忍心伤害自己的朋友,你不知道他妹妹对我做了多过份的事,怎么,看我坐在这里完全无损,你就同情他们。”

    “不是这样的,香枝,你听我说。”

    陈桃急得出声解释,伸手去抓香枝的手握住,“香枝,元惜做错事,她得到报应,我不会替她惋惜,我只是想求你,请二少出面,帮着给帝都那边捎个话,元森是无辜的,他没有对不起陶家或者你,他不该承受他妹妹造成的苦果。”

    香权嗤笑一声,收回手,靠在椅背上,“你也知道他们是兄妹,他才不无辜,他纵容了自己妹妹胡作非为,他也是帮凶,凭什么不承受苦果。”

    “香枝,你能不能讲点理。”

    “不能,谁欺负我,云霄帮我欺负回去,他做得特别对,求情,不可能。”

    “你,香枝,我看错你了。”陈桃气歪了嘴,身子一侧,气呼呼地瞪着窗外。

    香枝撇嘴,头也偏了开去。

    小圆桌上两个小泵娘吵得欢,阮威看得啼笑皆非,不曾开口劝架。

    服务员上了饮品,他把饮品放到香枝面前,“渴了吧,先润润嗓子。”蛋糕也放在香枝手边。

    香枝瞪了他一眼,小声嘀咕,“有异性没人性,想用甜品堵我的嘴,哼,没门,我要告状。”

    阮威黑线,这丫头,真是一点亏也不吃,他真是冤枉,自己也被骗的好不好。

    唉,这祸他不想背,回头云霄真找他算账,他可受不住,别的他倒不怕,就怕云霄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活生生能把人气吐血。

    他清了清嗓子,“你们的事我算听明白了,这事,陈小姐求香枝根本没有用。”

    “这怎么说?”陈桃很错愕,立刻追问,“我朋友同我讲过,是元惜犯的错,同阿森无关的……”

    阮威摆手,示意她收声,“显然元森并没有同你说实话,元惜私底下做的事,够她死十次也不为过,几次暗害香枝不足以提,她做得更过份的是另一件事。”

    “想必你心里有数,元家出事,你父亲陈卫行为什么不出手,他在帝都大小也是人物,还给他安了贸易大王的雅称,谁不卖他几分薄面,只怕他心里也清楚,元家的事,谁都说不了情,元家咎由自取。”

    “到底是什么事,阿森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阮威嗤笑,面上微带讽意,他慢悠悠地出声,“只怕他不敢,这事足以颠覆元家,谁沾谁死。”

    他说完了,看了眼香枝,“吃完了没,咱们动身,我也好奇电影是怎么拍的。”

    香枝抹了下嘴,一份蛋糕也没多大,几口进了肚子,她拿起饮品,抬手取背包。

    阮威主动拎在手上,挪开椅子等她出来。

    香枝没在理踩陈桃,她现在对她是一言难尽,为了男朋友,她用尽了心思,却一点也不曾想过身为她好朋友的感受。

    哪怕问一句也好哇,从始至终都没有,她并不关心元惜是怎么伤害自己的。

    心里酸酸胀胀,难过,失落,她失去了一个朋友。

    陈桃并没有注意到香枝的神情,她现在全部的心神都放在思考阮中校透露的那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元惜到底还做了什么,阮中校知道内幕,但他不会说,元森呢,也清楚,但他骗她,总是说一句留半句,害她瞎忙活,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等她回神,香枝和阮威已经出了甜口店,站在门外说出些什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