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亿万老公好坏坏最新章节 - 332检查

亿万老公好坏坏 332检查

作者:仟百度书名:亿万老公好坏坏类别:玄幻小说
    夏云没有料到季恬恬也有如此放下身段来央求她的一天,一时愣住了。

    真的,只要一小会就好。季恬恬今天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像以前,没有一点气焰和傲气,十足的邻家姑娘一般,温柔,淡得如一朵白兰。

    夏云怔了一小会,抬起头,望着纳兰清的眸子,微微一笑,清,季姐找你肯定是有得要的事,你就和她聊聊吧,我到后花园看看花。说完,缓缓将小手从纳兰清的掌心拿了出来,冲季恬恬一笑,往后花园走去。

    待到夏云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纳兰清将脸上的淡笑收起,双手插入兜中,望着季恬恬,有什么话,请说。

    季恬恬苦笑了一下,你都不请我坐

    有话直说,我很忙。纳兰清的目光从季恬恬脸上移到玻璃墙后面的草地上,今天天气不错,帘子让拉开,正好,能看到在草地上散步的夏云。

    纳兰清夏漠的态度刺激了季恬恬,现在的他,真的是连和她说几话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他就这么爱这个贱人,这么想陪她

    到楼上舞房坐坐吧。强忍住心中的妒火,也不管纳兰清愿不愿意,径直往楼梯口走去。

    纳兰清的目光停留在外面的夏云身上,只见她这时候,站在草地上,正冲自己笑,嘴角的笑意上扬,没能听到季恬恬的话。

    季恬恬已经到了二楼,转过身,见纳兰清依旧站在原地,他嘴角的笑,那么温柔,直看得人心里抓狂,他现在,不止是对她夏漠无比,连她说的话,也听不进去了。

    双手握拳,脸上却是那招牌甜笑,冲楼下轻唤,清,到楼上来。

    这一次,纳兰清总算听到了她的轻唤,将视线收回,抬起了头,季恬恬冲他嫣然一笑,到舞房来坐坐。

    心里是很不情愿,但碍于两人虽然已经分手,若能保持普通朋友的关系而不撕破脸,或许,今天的谈话,是必要的。

    耸了耸肩,又望了一眼正望向这边的夏云,走上了楼梯。

    夏云站在草地上,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大厅中的三分之二的事物,不是她不放心纳兰清,是她不放心季恬恬,她既然央求,又何必要把事情闹得那么不愉快,或许,她真的是有事找清呢,毕竟,他们昨天以前,不止是情侣关系,还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

    看到两人相继上了楼,这时候,她什么也看不到了,心里有些担忧,不知道他们上楼是干嘛,可又安慰自己,一定要相信清,一个安慰一个担心,搅得她心神不宁,最后脑门灵光一现,朝不远处的秋天架走去。

    这个位置,能看到对面二楼朝这边的二间卧室加书房窗户后面的世界,真不是她小心眼,她是女人,女人天生都对爱情具有强烈的保护**,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前女友找上门,还上了楼。

    坐在秋天上,慢悠悠得荡了起来,眼睛却没有离开对面的窗户。

    纳兰清慢条厮理的上了楼,来到舞房门口,季恬恬正在往密码键上按密码,凭记忆,按了几遍,全是错误,只好站着等。

    纳兰清伸出手,在密码键上按了几个数字,季恬恬看得真切,这个密码,早就换了,已经不是她的生日了,几声响后,门开了,纳兰清径直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窗帘全是拉上来的,窗户也是打开透气的,阳光照射进来,地板干净得泛着光,彩灯镜子墙连音响的摆设都没有移动过,一切如初,仿佛静止在昨天。

    看到这没有任何改变的一切,季恬恬心头涌起一丝感动一丝希望,这里依旧保持曾经的样子,说明,他心里始终是有她的,她还是有希望的。

    走了过去,手指在这房间的摆设特上划过,环绕一圈后,季恬恬走到了纳兰清面前。

    清,这些年,谢谢你一直保持这里的摆设,我好开心。

    别误会,小云说希望留个纪念,你别想太多。纳兰清始终与季恬恬保持着距离,他现在,不愿意再靠近她一步。

    她人真好。听到纳兰清叫着小云,这两个字,放在以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可现在,却党得叫得格外亲热,一听到,就特别讨厌,小云小云,她有什么好

    我觉得好,那就够了。纳兰清冲季恬恬露出一个邪魅的笑,他简单的几个字,说出他的心声,他相信,她是一个明白人,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清,你真忍心不要我吗马上转移话题,季恬恬的双眼里,有泪花闪动着,今天的她,没有太过精致的妆容,这眼神,比往日纯净得多,就仿佛,回到了当年那个单纯美好的女孩。

    我不想再多说,你如果够了解我。纳兰清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一丝的动容,看不出一丝感情,只是这样,夏夏的看着季恬恬。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最后一次机会,我真的会改,全部都改,清,我是那么的爱你,你别不要我好不好。季恬恬激动的握住纳兰清的手,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什么都愿意去改,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愿意。

    一听到这苦苦央求的声音,纳兰清微微皱起了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现在这样,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他不会因此而感动,而同情,只会更加的厌恶。

    我不想再说第三遍。纳兰清很不温柔的将季恬恬的手甩开,如果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就是这样,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不可能

    不可能三个字,掷地有声,就像一把尖刀刺入了季恬恬的胸口,他竟这么绝决,她这样低声下气的来求他,完全没有尊严的求他,他都不为所动,他是真的铁了心,她,真的要失他了。

    清,我

    季恬恬再度开口,我才说出口,纳兰清便不耐烦得转过身去,手一挥,你走吧,都结束了。

    季恬恬呆呆得望着纳兰清高大的背影,痛苦的摇着头,无意间,看到了楼下,坐在秋天上的夏云。

    这个位置,正好对着她的位置。

    抱着放手一博念头,季恬恬突然张开双手,从纳兰清背后紧紧得抱住了他。

    清,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活下去,求求你,别这样对我。

    纳兰清让季恬恬这么一抱,原本有些不耐烦的脸极度愤怒起来,这个女人,没完没了,极讨厌

    你想要多少钱开个价纳兰清用力扳开季恬恬的手,转过身来,脸色黑得吓人。

    我不要钱,你知道,我要的不是你的钱,我的是你。季恬恬泪眼婆娑的,眼角的余光却看到草地上的小女人,正抬起头看向这边。

    心底闪过得意,我季恬恬得不到,也不让你们好过

    你够了,无论你开多高的价,我都给,请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纳兰清将手指向右边的门,现然,请你,滚

    清,我爱你,我

    季恬恬可是拼了命,一把抱住纳兰清的头,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与此同时,手往旁边的墙边一拉,将窗帘给放了下来,正好把两人拥吻的一幕隔绝在了外面。

    夏云一直小心的盯着这边,看到两人来到了舞房,这个位置,正好将窗户后的事物收在眼底,两人出现在窗户口,她还小小的欢喜了一下,这样,她就能看到他们在干嘛了。

    荡着秋天,眼睛不住的望向这边,再抬起眼睑的时候,窗户后,两人个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不出几秒,两个人面对面,最后,吻上了

    夏云看着这一幕,几乎从秋天上掉下来,她想看得更清楚一些的时候,窗帘落了下来,遮住了所有。

    窗帘后的世界,她不得而知。

    时间也静止了,这一刻,夏云大脑一片空白。

    纳兰清完全没有料到,在他如此恶劣的态度下,季恬恬竟还敢吻他,只两秒,便粗暴的将季恬恬推开,恶狠狠的瞪着她,你,现在,马上,滚

    冲愤怒得像头雄狮一样的纳兰清,季恬恬突然捂着脸,哭着飞奔出门去。

    飞奔到楼下,正遇上买菜回来的刘妈,在刘妈诧异的注视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纳兰宅。

    纳兰清铁青着一张脸站在舞房,目光落在立起音响上的音乐盒,盒中,一个亭亭玉立的娃娃正在起舞。

    一把将音乐盒掀到地上,玻璃音乐盒应声而碎,娃娃让摔成好几段。

    一脸疑惑的刘妈轻轻得上了楼来,一听到东西摔碎的声音,惊了一下,这声音,正是从舞房传来的。

    脚步停顿了一下,最后,又沿着楼梯下了楼。

    年轻人的事情,怎么说也说不清楚,随他们去吧。

    季恬恬离开纳兰宅,上了车,摔上门,一踩油门,便呼啸而去。

    一只手握方向盘,一听手从手提包里取出手,拨通了一个电话。

    箫浩,你现在马上滚到我这里来。

    吼完,将手机狠狠得砸在副驾座上,箫浩,对她来说,还有利用价值。

    狗男女,看你们还能恩爱几天

    前面驶过来几辆豪车,与季恬恬的车擦肩而过,从后视镜中,几辆豪车在纳兰宅门口停下。

    突然放慢了速度,缓缓前行,只见豪车上下来好几个穿白色大卦的人,看样子,挺像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还抬着看似很重的东西,进了纳兰宅。

    难道是死老太婆身体出了状态

    这个死老太婆有高血压,敢瞧不起她,诅咒早点归天

    所有的人都进了纳兰宅铁门,季恬恬取饼墨镜戴上,猛一踩油门,飞奔而去。

    夏云大脑空白几秒钟后,渐渐得将心灵拉了回来,又在秋天上坐了一会,这才慢慢得朝屋了走来。

    他们,现在,应该在办正事吧

    心里好酸,好难过,是不是她太善良太天真了,明知道这个女人很危险,还将纳兰清推到她身边,现在好,心痛了吧,心碎了吧,夏云,你就是活该

    走进门,大厅里坐了许多穿白大卦的医生,正在和纳兰老夫人聊着什么,环视一圈后,没能看到纳兰清。

    他现在可忙着呢

    小云,快过来。纳兰老夫人看到夏云出现在眼前,忙招呼着她坐到身边来。

    夏云仔细打量了这些白大卦,一个个脸上挂着职业性笑容,突然想起,昨晚吃饭的时候,有说过,今天会有医生来给她做检查。

    奶奶,他们说是来给我检查医生吧。夏云冲几位白大卦礼貌一笑,紧挨着纳兰老夫人坐下。

    这位是张医生,以后她负责给你检查,你有任何身体上的事情,都可以和她说。纳兰老夫人指着坐在对面一位年纪稍长点的中年妇女,介绍起来。

    夏云冲张医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张医生的眼睛非常慈爱,冲夏云笑了笑,站了起来,纳兰老夫人,那样样,我可以给少奶奶检查了吗

    可以。纳兰老夫人拍了拍夏云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的笑,跟张医生去吧,别害怕,只是检查。

    夏云说实在的,一直害怕看到白大卦,上次爸爸住院,那些白大卦一过来,不是问钱,就是催,后来自己晕倒进了医院,不是量体温就是嘱咐这嘱咐那,现在都有点恐慌症了。

    来,跟我来。张医生拉着夏云的手,轻声安慰着,不用怕,所有的设备都是非常高档的,这是私家医院亲自上门。

    这时候,纳兰清平复了心绪,走下楼下,一看这阵势,就知道是私人医生前来给小云做检查了,走向前去,说,小云,我陪你。

    清,这是检查身体,你去凑什么热闹。纳兰老夫人忙喝住了,这女人检查胎位,男人进去也不知道害臊。

    少爷,这不太方便,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张医生似乎和纳兰家的人特别熟,在纳兰清面前,也没有那么拘谨,笑着拉着夏云进了一楼的一个房间。

    一楼的这间房间也是客房,不过,现在,已经成了临时的妇检室,一走进门,夏云便惊呆了。

    这哪还是平时的客房啊,这就是将医院的妇检室给搬过来了,所有的仪器,一应俱全,几个女护士戴着口罩站在床的四周,桌子上,所有的必需品,已经全部准备好。

    看到这么大的阵势,夏云突然想到了生孩子,只一个小小的检查就搞得这么庄重,这要是要生了,还不得准备一个专门的医院啊。

    有钱人做事就是大气

    来,躺在床上。张医生取饼口罩,边戴胶手套边对护士说,扶少奶奶躺在床上。

    两个护士走向前来,轻轻搀扶着夏云躺在床上,将她的衣服掀开。

    之前有在医院检查过,所以夏云这次也不那么害羞,躺得笔直,盯着张医生。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