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最新章节 - 235内疚

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 235内疚

作者:唐哭哭书名: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类别:玄幻小说
    坐在那里,蒙古烟想了许多。知道自己对于林朗纵然是不舍,可到底,林朗是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想到林朗最后对自己说的话,林朗拉着她的手说道,“烟儿,好好和云翳生活下去,他是真心爱你的,我希望你们在一起。”

    蓦然间,蒙古烟这才想到了云翳,想到云翳依旧是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人。虽然太医说云翳没有生命危险,可是,毕竟,云翳流了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一点事情都没有呢?想到这里,蒙古烟再也坐不住了,林朗已经去了,她不能在看着云翳出事。

    说着,蒙古烟已然站了起来,朝着前面走去。

    福临虽然想着宛如的事情,也担心的,可是,看着蒙古烟的样子,终究是不放心的。加之,想打了云翳的伤势,福临终究也是不放心的,只好将自己的事情压了压,这才跟了过来。

    到了云翳养伤的地方,云翳早就已经睡熟了。蓝朵还在一边守着,刚巧,端着药出来。

    要说云翳刚才一直都在担心蒙古烟,终是不愿意睡觉。可终究,是身子是挨不过,这才睡了,蓝朵这才放了心去取药,心里却也在担心着蒙古烟呢。要说论私心蓝朵当然是不愿意见到蒙古烟的,可是,到现在,蓝朵已然知道了蒙古烟在云翳心里的位子,自然知道蒙古烟是不能有事的,心里不由的也在帮着云翳祈祷蒙古烟不会有事。

    可这会,蓝朵刚一回来,赫然间看到蒙古烟和福临,却是一惊。许久,这才缓缓的笑了,也舒了一口气,终是明白,蒙古烟没事了。而蒙古烟来到这里,也是放心不下云翳的伤,这才舒心的笑了。

    说实话,看到蓝朵对着自己微笑,蒙古烟的心里是不好受的。要说昨晚还见到了蓝朵和云翳亲密呢,这一会见到一只视自己为仇人的人对着自己笑,心里本能的还是感觉到有些寒冷。可是,一想到这么久了一直都是蓝朵在照顾着云翳,心里纵然是想要恨,却也恨不起来。

    许久,望着蓝朵,这才缓缓的一笑,问道,“云翳怎么样,好些了么?”

    “你就放心吧,太医都说了,没什么事情,就是缺血,可咱们这里什么没有,鲜血还是多的是,这不,刚刚饮了血,这才睡下。”蓝朵一笑,却也不再往前奏,径直将端在手里的药往蒙古烟的手里一塞,只道,“快去吧,这不,时间刚好,又到了吃药的时间了。”

    低着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药丸,蒙古烟倒是不明白。要说这么久以来,都是蓝朵在照顾着,这会子,蓝朵却将药碗塞到了自己的手,这倒是个什么意思啊。要说刚才云翳可一直都迷糊着,当然是不清楚是谁在照顾着他了,可现在,若是要喝药,断然是要叫醒云翳的。见到了自己,云翳必然还以为是自己在照顾,她若是接了这药,这不是摆明了要抢了人家蓝朵的功劳么。

    蒙古烟可不是那种愿意抢了别人功劳的人,加上和蓝朵的关系本来就不好,蒙古烟倒是有些迟疑。

    看了蓝朵好一会,蒙古烟一笑,只将碗送回到蓝朵的手里,缓缓说道,“我也只是来看看,一直都是你在照顾,还是你来吧。”

    看了蒙古烟的反应,蓝朵已然知道蒙古烟是害怕抢了自己的功劳。要说她蓝朵那里是害怕这个啊,要说她喜欢云翳倒是真的,可是,她和了然不一样,她早就知道,自己断然是不会嫁个云翳的。只消的想要给云翳找到一个疼爱他王妃,这不,眼前就是一个,蓝朵也放心了。

    蓝朵一笑,径直再次将药碗塞到蒙古烟手里,推了蒙古烟一把,这才说道,“你快些去吧,他这会可需要你呢,要说刚才看着你跑了,恨不得自个出去将你寻了回来,就算是睡着了,可不,隔着几分钟就醒来一次,问你都问了你好几遍了,眼见着你回来,他还不高兴死了。”

    “可是”蒙古烟还是踟蹰着,要说眼前的蓝朵似乎是有些不一样,要说之前自己对蓝朵的印象可不是现在这样子的。要说那时候的蓝朵可是一个娇蛮的大小姐的样子,就这样,还狠着心在自己的脸上下了一刀呢,现在的变化也太大了吧。

    “好了,之前在你脸上给了一刀,也是我不懂事,这不,听到你说那些话,不是生气么,这才没了个轻重,可那次,云翳早就斥责过我了,我也早就反省了,对于云翳,我也是希望他找个好王妃,倒也没有嫁给他的那份奢望,我这功劳你是抢不走的,这次,算是我还了上次欠你的。”蓝朵一笑,站在蒙古烟的身后小声的说道。

    可看到蒙古烟朝着云翳走去,心里却也笑开了花。

    要说蓝朵的确是个娇蛮的小姐,要说那次本来是去看看云翳的王妃的。要说云翳整日将自个那王妃夸的像是上了天一样,似乎真的没有那个女子能够比上了自己的王妃一样。可蓝朵偏偏的就是不信,趁着夜深,故意将自己扮演成一个善妒的女子,倒是要看看这个王妃到底怎么样?

    本来是想要审查一番,顺道验收一下,也是一时好玩。可是,蒙古烟的反应着实是让蓝朵生气,加上蒙古烟似乎那般不屑于云翳的那把刀,倒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看的蓝朵还真是生气,要说云翳一天天的在自己的跟前将自己的这个王妃夸上了天,可人家这个王妃倒是好了,还真的不讲云翳这个王子放在心上呢?

    一时间,蓝朵可有些为云翳抱不平了。要说云翳在乌里雅苏台可是个抢手货,可蒙古烟倒是好了,那么不屑一顾。蓝朵一时间心里不舒服,就想要和蒙古烟玩玩,本来到真的没有想要将蒙古烟怎么样,本来也是吓吓她,可是,偏的倒是好了,蓝朵怎的也没有想到后面会来一个宛如。这倒好了,本来是吓一吓,却被宛如搅合了。

    之后,蓝朵可被云翳可好好的骂了一顿,当然,她也解释了。可是,却还是凭空的让云翳生了一肚子的气。这一次在驿站见到蒙古烟,蓝朵本来想要扮演回去的,可云翳却主动找上了自己,说是这次婚礼有阴谋,让她将那善妒的女子角色继续扮演下去。

    无奈,谁让她蓝朵亏欠云翳一个人情,好端端的伤害了人家的王妃呢。倒是好了,好端端的在蒙古烟的面前自己真的成了那样一个恶毒善妒的女子了。现在蓝朵也不好解释,只等着以后吧。可心里却着实感觉有些委屈。

    不过看到蒙古烟脸上那若隐若现的刀痕,想来也是她蓝朵自己活该。凭空的欠了人家一个人情,要说女子队容貌可是最在乎的,她倒是好了,凭着一时的贪玩,倒是误了人家的前程。想到这里,蓝朵倒还真的是忍了,心里对蒙古烟却满是亏欠。

    可现在,那里是解释的时候啊。得了,谁让她做错了事情呢,要说被误会,也是她自个活该。这样想着,蓝朵倒也心里平衡了一些。

    要说这边,蒙古烟端着药碗就到了云翳的床边,看到云翳睡的正香,一时间站在那里,倒是不知道怎么办的好了。看到云翳脸色苍白,蒙古烟倒是不忍心打搅云翳了,再加上刚才蓝朵说云翳一直在担心自己,好不容易才睡着,心里更加不忍心将云翳叫醒。

    杵在哪里,心里很是难受,心里也越发的着急,可是,越是这样,蒙古烟于是六神无主了。

    看到蒙古烟站在那里为难的神情,蓝朵倒是有些好奇了,看着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就拿不出手了呢?走上了几步,小声的提醒道,“将药趁热给云翳喝了吧,凉了药效可就过了,别站着了。”

    “可是,我”蒙古支支吾吾的,却也不知道怎么对蓝朵说。要说蒙古烟也是那种害羞的女孩子,要是对着蓝朵说什么自己不忍心,倒是让蓝朵觉得她有些做作了,可是,她倒是真的不忍心啊,可又羞于开口,想解释,却一着急,连话都不会说了。

    “好了,快去吧”蓝朵正说着,看到云翳似乎动了一下,不由的转过了头去,正欲说话,却看到云翳已然是闭上了眼睛。蓝朵是多聪明的一人啊,顿时明白了云翳意欲为何,也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一笑,对着蒙古烟说道,“好了,我还有些事情,你快些叫醒云翳吧,若是不按时吃药,有个什么好歹,我可不敢啊。”

    说完,蓝朵就走了出去,而福临见到这样的情况,也终究是放下了心,跟着蓝朵一起出去了。要说福临的事情可还多着呢,眼见着蓝朵如此,已然猜到云翳自然是没有什么大事的。福临也放了心,只将空间留给了蒙古烟和云翳两个人。

    这边蓝朵和福临刚走,蒙古烟还在迟疑。终究是不知道怎么叫醒云翳的,可想到蓝朵的话,心里还是担心,不由的将手放到了药碗上,感觉到药已经有些温了,终是不安的,上前了一步,喊了一声,“云翳”

    可半天都没有人说话,蒙古烟站在那里正要离开,想来还是让云翳多睡会。药若是凉了,重新煎上一副药也就是了,反正药有的事,蒙古烟才不担心没药了。想来还是让云翳好好休息好一切,正要离开,却见床上的人蓦然间睁开了眼睛。

    蒙古烟一个欣喜的走了过去,笑着说道,“云翳,你醒了,这可好了,正好肝肾吃药。”说着蒙古烟将药送到了云翳的手中。

    眼看着云翳一口气喝完了药,自己都觉得有些苦,要说那药黑漆漆的一团,一看就不怎么好喝,可是,云翳倒是好了,连眼睛都没有扎一下,径直的一股脑的全都喝完了。蒙古烟正在吃惊的时候,却见云翳已然将喝完的药碗送到了她的手上,赶忙接了过去,笑着将碗放在了一边。

    这才屁颠屁颠,像是一个照顾人的小媳妇的样子,笑着走了过来,正欲扶着云翳躺下,却见云翳直直的盯着自己看,一时间,看的蒙古烟倒是有些好好意思了。想要躲避,可是,终究是不放心云翳的身子,笑着说道,“好了,我还正想着要叫你呢,你就醒了,要说我们还真心有灵犀。”

    “心有灵犀,你的声音像是蚊子一样,叫我,我看你可没这个打算,我是死是活你王妃可不在乎。”云翳看了蒙古烟一眼,这才淡淡的说。

    要说现在云翳却是是有些生气的,本来刚才就醒了,可就是想要看看蒙古烟到底有多在乎他。可是,她蒙古烟倒是好了,可一直站在哪里,一句话也不说,要说是担心自己,云翳可不信。要说每次,对着别人的时候,蒙古烟倒是一副的菩萨心肠,可是,在他的面前倒是好了,完全是一副莫不在乎的样子。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蒙古烟到底是不在乎他呢,还是压根就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你早就醒了。”蒙古烟虽然是问,可是,心里早就肯定了。

    要说刚才自己是的确声音很小,按说是叫不醒来云翳的。若不是云翳早就醒了,自然是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了。蒙古烟也明白他是在气什么,可是,要她当着云翳的面说自己是不忍心,她那里会愿意啊。就算是心里这么想了,她也定然不会这么做的。

    转过头去的时候,正要对上了云翳杀死人的眼神,蒙古烟也心虚。眼看着云翳已然伤成了这样,却又不想解释,只是笑着说道,“我刚才很担心你,幸好你没事,你若是有事,我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的好了,对了,刚才我来的时候,蓝朵在这里,她一直都在照顾着你。”

    望着蒙古烟,云翳可还真的不知道她蒙古烟到底要说什么,这话说得还真是很含糊。一会说是自己但担心,一会又说蓝朵照顾着他,要说连个层次都没有。不过,看着蒙古烟的样子,云翳也明白,像是她蒙古烟这样的人,定然是心理有内疚这吧。

    要说刚才蓝朵在照顾着自己,云翳也不是不知道。只怕这会子,那蒙古烟是担心自己抢了人家蓝朵的功劳了吧。想到这里,云翳也有气了,按说现在自己和蓝朵的关系还没有澄清,蒙古烟该是在乎才是,若是不解释谁刚才在这里,只当着是她来照顾也就是。可蒙古烟偏是好了,就是要解释个清楚,似乎真的害怕云翳误会了是她来照顾了自己一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