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子之谋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对战(二)

君子之谋 第四百五十二章 对战(二)

作者:潇潇雨崇书名:君子之谋类别:玄幻小说
    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少年一拱一撅,从地上猛的弹起,也不管身边还未回过神来的男人,就这样一跳一跳兴奋的朝来人的方向扑去。

    “呜呜!呜呜!!”

    然而寒光突起,众人提到嗓子眼的心还未放下,便见一道剑气瞬间凝聚成片,从三丈外破空而至。

    “公子小心!”

    “笨蛋别动!!”

    绍荣刚被逼退,就眼睁睁的看着前洲突破重围,抬剑朝月卿背后刺去。七魂掉了六魄,吓的他慌不迭的出声示警。

    而跟在青影身后的离宗弟子,见玉树不要命的迎着剑气蹦来跳去,也连忙大惊失色的喝到。

    青影、剑气,呼叫、铮鸣,刹那间光影浮动,火星四射。

    刺耳的撞击声爆裂开来,带着凛冽的寒气划过身体发肤,震的人心头一颤。

    绍荣以为月卿这次不死也得重伤,玉树以为姑姑定然会出手救下自己,云非以为自家宗主不会插手别人的闲事。

    然而一瞬间发生的事却叫所有人都震惊在了当场,张着嘴、瞪着眼,恍若万钧的雷霆劈过

    这个不知从哪冒出的女人竟然赤手空拳,生生拦下了灰衣人必杀的一剑?!

    怎么会?

    又怎么可能?!

    灰衣剑客受到对方真气的冲击,捂着被内力震得发麻的手腕,向后一翻,连忙退回三丈远处。眯着眼,眼神冷冽,不可思议的直射那抹熟悉的青影。

    云夜?!

    怎的是她!

    竟然不要命的用手来挡无痕剑这女人是疯了吗?!

    前洲握着无痕剑的手一抖,又往后退了退,示意自己不会再动手。

    可想到不远处观战的自家殿下,这位一向冷心冷情的王府侍卫却撇了撇嘴角,眼中闪过一种复杂的玩味呵,这下有意思了呢……

    这边前洲攻守进退如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的停顿,可对面被捆了个结实的少年却脚下一踉跄,直接脸朝下跌了个狗吃屎。

    “呜……”

    一阵哀嚎中,素衣青纱的身影在空中一转,便带着昭然的气势翩然落了地。

    不偏不倚,正好挡在掳了玉家两位公子却身份来历不明的白衣男子身前,化身为盾,彻底阻止了前洲继续攻击的可能。

    来人抬头昂首,眉目间清冷如霜。

    显而易见的袒护让前洲皱了皱眉,握着无痕剑的手一紧,心中浮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果不其然,还未有人出声说话,便有种铺天盖地的阴冷从背后侵袭而至,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玄衣冷面的一人从林间缓缓步出,轻轻唤道:“阿夜。”

    秦君璃在前洲身后站定,一张俊逸非凡的脸上满是冷漠,甚至连说出口的这两个字,也像一把冰刃,将三丈远处的女人扎的体无完肤。

    素衣青衫、面容皎皎的女人看见来人,也不意外。

    这世上能使唤雾影无痕剑的,除了靖阳王秦君璃,还能有谁?!

    再说悦来客栈的悬赏令也不简单,看似针对萧白,却用层层累加的赏金,掩盖了背后之人真实的目的,一夜之间便将众多武功不俗的江湖人引到了城东的民居。

    放眼整个玉西,能有这样能力与财力的人,除了君家的家主君玉离、青威军的统帅秦君璃,又能有谁?!

    突然插手玉家的事情,这男人是嫌玉西还不够乱吗?!

    想着云夜心中一梗,嘴角僵着就赌气的自嘲道:“本以为殿下不会掺和江湖纷争,不曾想却是本宗主太过自负了……”

    女人话语中的熟稔与自嘲,让她身后的严律皱了皱眉,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杂草,往后退了一步,若有所思的看了两人一眼。

    靖阳王秦君璃,他当然认识。

    先前在京中化名柳东川,替羿王行事,虽然不曾正面交锋,他却早早的将几位秦氏皇子都研究了个透。

    平王安王不用说,自幼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性格彰显外露,加上被人捧了这么些年,行事中多多少少带了些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唯独这个男人失去母族庇护、离京八年归来的靖阳王,内敛深沉、心思诡谲,总是教人捉摸不透。

    虽然严律不知是什么让这位心高气傲的靖阳王放弃了皇位之争,心甘情愿跑到玉西来替摄政王收编昌豫王的青威军。

    但在金玉白棠一去不返的情况下,他竟然还能够一改败势,从四大氏族的手中先后拿下西北的青平军和戍卫梁京的禁卫军,直逼权势滔天的羿王秦君逸,其心性、心智与能力,无疑都是常人不可比拟的。

    如果是秦君璃在背后谋划设计,也不怪“月卿”他们毫无反击之力,直接被人在这树林里逮了个正着。

    只是……

    白衣宽袖的男人蹙了蹙眉,好奇不解的目光又从身前的纤纤细影上飘过。

    这样武功厉害、一个抬手便能挡下对方必杀一剑的女人……到底又是谁?!

    她为什么要替自己解围?为什么要和那位手握重权的靖阳王殿下作对?!

    严律心有不解,三丈开外的秦君璃更是心中翻滚汹涌,险些抑制不住喷薄而出的怒意,只能在背后握紧拳头才能压下将那女人抓过来狠揍一顿的冲动。

    无痕剑,她竟然空手去接前洲的无痕剑!!

    当真是仗着自己内力深厚有恃无恐,还是又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与秘密?!

    秦君璃被云夜一副袒护的姿态气到了极致,面色铁青的咬着牙,口不择言道:“自负?该说这话的是本王吧,云大宗主身负大任、心忧天下,何时做错过?”

    身负大任、心忧天下!!

    险些被秦君璃的这句话气的吐了血云夜知道,这个男人明里暗里都在隐喻自己为了离宗、为了姒族置他于不顾。

    可深入血脉的责任与大义,又怎能说放就放?

    对姒族,是一脉存亡的重任,对离宗,是师徒教养的回馈,还有封明泽,封言青。

    自己已经倾尽最大的努力去平衡抉择了,甚至为了他想过放弃寻找镇魂镜、放弃回到自己的世界,这个男人,究竟还想要怎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