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与君共武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一十章 收下

重生之与君共武 第五百一十章 收下

作者:笑语轻轻书名:重生之与君共武类别:玄幻小说
    众人虽都不明白为何,但寨主吩咐了,也都照作,他们每人的家里那怕粮食都没了,但这做弓弩的材料却是不缺的,因为在红衫父亲还活着时,就把做弓弩的材料一下子买回来许多,所以每人家里都不少,一人做个几十把都不成问题。

    现在只要求一个一把,不出半晚就都会做成了,所以对于这个活计来说,真是太小的一个工作了,众人都嘻嘻笑笑回去做了。

    夏离本还担心做不晚的,怕红衫吩咐的太过突然,结果红衫在那道:“放心吧!在我们这里除了小孩子没力气做不成以外,其余人都会的,一把弓弩简直是太小意思了,没人什么当回事的”

    夏离听了这话除了吃惊以外就感觉自己是不是要少了,早知道这样就向红衫多要一些了,那怕给他们些银子也是成的。不过这知她不能直说,在那道:“红衫,这做弓弩的材料是不是得花银子的,我不能让你们寨子搭上啊!这些料的银钱我得出啊!”

    红衫在那皱眉“姐姐,你在说什么?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就给我做这点小事那还有收银子的道理,你再和我提银子我会和你急的”

    夏离在那道:“红衫,姐姐也要谢谢你的,你的这些东西是帮我的大忙了,这些东西是多少银子都买不来的,我多少要给你些,太多了我也没有,算是给这些人做弓弩的工钱好了,一把弓弩算一两银子,做出多少把我给你多少银子,这样在你腿好之前,你这寨子也能维持生技啊!就算你不要,你的民众也是要吃饭的啊!难道你想看他们饿肚子吗?”

    红衫在那道:“不成,这银子我是坚决不能要的,那怕饿死我也不要你的银子”

    夏离生气又敲了这个孩子的头一下道:“别在那瞎讲义气,都要饿死了要义气有什么用,你什么出不要说,你不要银子的话,这弓弩我可不要了,再说了,我要这东西是去杀人的,不给你们银子压压,我也怕心会不安”

    红衫再次摇头“姐姐帮了我这么多,做这么点小事还要你银子,那我成什么人了”

    “住嘴”夏离了解红衫的意思,但是她现在明知道这个寨子里的情况,要不给些银了这心也是难安,在那道:“你什么话也别说,你不要银子这弓弩我也是不能要的”

    红衫听了这话也不再直接反驳,想了想在那道:“那好吧!不过这银子算我借的,等我们寨子的条件好了,这银子我是一定要还的,你要不答应这点我也是不会要的”

    此时楚夜正拿着手里的弓弩研究着,以前他也听说过这个,只要让这个弓弩瞄上的话,要不是高手很少有能躲过去的可能,以前蛮夷手里就有个十来支,后来让他设法把这个东西给烧毁了,没想到现在竟让夏离碰到这等好事,听到两人在那辩解地道:

    “这个银子必须得给,这个东西可不值一两银子的,红衫就算你收了银子也是吃亏的,所以这个银子你必须得收下,不收不成”

    楚夜说得很是坚决而大声,他是心情很是激动的,还没到地方就碰到这等好事,打仗时定会事半功倍,一举得胜的。

    夏离现在有了支持者,在那道:“看吧!不收不成,说什么也都得收下”

    红衫看两人同仇敌汽,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点了点头“好吧!我收,不过以后有了银子我定会还回去”

    夏离笑笑也不和其狡辩“寻思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了,以这个寨子的情况要真按着自己所想,等红衫以后腿好了卖他父亲所做的东西的话,那这里制富指日可待到,到时他非要还的话,就让他再做些东西给她,好顶这些银子。

    但愿那个时候她和哥哥还在,而红衫也还好好的。

    之后几人就着这个弓弩聊到了深夜才散。

    楚夜本是想和夏离住在一处的,他是不管那个的,虽说夏离以前了不太乎,因为没人知道,现在不成了,这里这么多人,他们怎么可能再住到一处,再说了,两人可是没有一丁点关系的,住在一起算怎么回事?

    她瞪了这人两眼,赶忙在那道:“我和红夫人住一个房子吧!我看你这的房间也是不多,楚夜你就和红衫住在一处吧!就他那里大一些,能住下不少人”

    楚夜虽心里不喜,但确实这个崖顶没有那么多房,也只好点头同意了,这段时间他又睡得不太好,除了和夏离住在一起能睡得香甜以外,好象其它时间他都从来没有睡好过。

    本来以为能睡个好觉的,现在看是泡汤了。

    就这样两人分别分开来睡,而那两个去买药的属下也在这具时候偷偷归来,这几个都被夏离分到楚夜那里,都睡在他的隔壁。

    军医被一名老者请回家去住了,这人倒是不用操心。

    几人分配妥当就各回各自的住处去了。

    夏离也早早去了红夫人那里,她不知道这位夫人是几点入睡的,所以也不好去得太晚打扰到人家。

    红夫人也得了下人的通报说这位姑娘要让她这居住,她也早早在灯下坐着等。

    此时看夏离进屋,赶忙起身相迎,现在她的心里满是感激的,只要能帮助她儿子的人,对于她来说都是好人。

    所以现在他对夏离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说是热情似火也不为过。

    进屋就帮夏离端茶倒水,还让其洗个热水澡,是自己亲自给烧得水。

    夏离本不想洗的,寻思忍忍就快到西北了,但看这人这样热情也不好拒绝,只好欣然接受。

    等一切收完毕,夏离在那道:“红夫人以前就出生在这个寨子里吗?”她忽然想知道这些人的过往,为什么非要住在这里,为什么不上不远处的镇子里居住呢!

    红夫人听了这话也没隐瞒地道:“我叫衫衫,是个外族的女儿,我确实不是本地人,不过衫儿的父亲却是的,我从老人说他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