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衣挽唐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心疼

锦衣挽唐 第三百一十二章 心疼

作者:王拾肆书名:锦衣挽唐类别:玄幻小说
    上山之路易行,虽一路小心四顾,但心怀着如此的担忧,明夷丝毫都没感觉到疲累。到山顶,只用了大约一个时辰。

    接近山顶那悬崖,明夷觉得自己快要晕厥过去。她见到了时之初的马,系在悬崖边的树上,十分无助。他骑术强,竟是把马骑到山顶。可,马在,人呢?这说明他一定是没有再回来,过这悬崖。

    这是她最害怕的,不是因为自己的安危。而是想到,如果时之初在此地突然病发,就像那些武侠电影中,走火入魔一般,脚下一步不稳,就是万丈深渊。她拿过成言的火把,往悬崖下照,那是无边的黑暗,完全见不着底。像是长大嘴巴的巨兽,只要一下去,就尸骨无存。

    成言猜透她的心思,拍了拍她肩膀:“不用担心,不可能的,师父福大命大。何况他是谨慎小心之人,如果感觉不对,定会找个地方休息,绝对不会以生命涉险。”

    是啊,她同时也安慰自己,时之初之所以值得托付,不仅是因为身手,更重要在他心思缜密,行事妥帖,绝不是孟浪之人。她深深呼吸:“麻烦你了。”

    成言明了,携明夷几步轻点,越过悬崖。到脚踏实地处,再往下走。

    继续喊着他的名字,依然没有任何回响。但明夷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就在附近。是的,如果他是身体有了问题而不能出山回家,那极有可能他会在攀过最危险的悬崖之前就发觉自己身体不妥,如果这样,他会怎么做?必定是找一个较为安全防风的地方休养一会儿。

    她脑中闪过一个地方,带着成言直奔而去。

    对,就是那个他们曾经避雨的山洞。能坐得下一人,挡得了风雨。

    走近那山洞,明夷的心跳越来越剧烈。直到见到一片亮色,她制止自己尖叫出声,踉跄着跑了过去。是他的衣裳在月色下的反光,露出一片在山洞之外,可他对他们的呼喊一直没有反应,明夷已经有了很坏的打算。

    成言跟着她过来,见到时之初盘坐在地上,身子歪斜着,靠在山石之上,未曾动弹。

    明夷的手颤抖着,想扶起他,手却像是断了一样,丝毫使不上力,她恨自己为何如此无能。成言的火把照亮了时之初的脸,他的脸色一片煞白,嘴唇也毫无血色,眉头紧紧皱着,闭着双眼。

    成言看明夷一副吓呆了的模样,只得将火把插在泥土之中,蹲下,唤着师父,将随身的水袋送到他嘴边。水从他嘴角滑下,他咳嗽了声,低沉的声音:“你想做什么?呛死为师吗?”

    “师父!”成言直接扑了过去,又哭又笑,“吓死我们了!你明明醒着,干嘛装死啊!师娘都快被你吓傻了!”

    时之初侧过脸看着明夷,露出一个非常艰难的笑容:“我的明夷永远都那么聪明,怎么会傻!”

    明夷此时才算是透过了气,跟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孩儿一样,一**坐到了泥地里,嚎啕大哭起来。

    反正天黑,仰着头对着天哭,哭得树上的鸟扑腾着翅膀离开窝。又觉着丢人,抱着膝盖哭,哭得呜呜咽咽喘不过气。她虽也掉过几次泪,但这半年多来,哪有如此酣畅淋漓哭过,一切的紧张、委屈、恐惧,都在此刻完全释放了出来。

    时之初静静等她哭完,温柔得说了句:“让孩子看笑话了。”

    明夷抹了把脸,看这成言。成言转过头:“我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

    明夷没再理会他,只看着时之初,心疼不已:“你脸色那么差,怎么办?”

    时之初招了招手,让她过去,明夷也顾不上地上脏了,挪动膝盖爬到他身边,成言知趣,拿起火把站得远远的,只给他们照着一丁点儿的光。

    时之初给明夷理了理乱发:“你肯定吓坏了吧?对不起。”

    明夷摇头:“只要你没事就好,现在你这样子,得回医庐去吧?”

    时之初点了点头:“我太高估自己了,本以为能驾驭身体里的内力。结果到这附近,突然体内有异动,我只得找地方坐下调息,虽保住心脉,但也已气力全无,不得动弹。”

    明夷见他没有生命危险,终于也收拾了慌乱,找回了理智:“我恐怕架你下山太困难,让成言带你下山,然后道山谷中,我搀扶你回医庐,让成言先回去,到你农舍住一宿。如此,四娘也少生些气。”

    时之初苦笑道:“我不听她的话,太逞强,气总是要生的。倒是真不适合带外人进去,就按你说的做吧。”

    到了洗心谷,明夷把成言打发回去,而后扶着时之初,在谷底艰难行走。

    一路走,她一路眼泪掉个不停,时之初的手搭在她肩膀上,不小心触碰到她的脸,都是泪水。歉疚道:“对不起,吓到你了。是不是很辛苦?”

    明夷使劲摇头,抬脸看进他眼里:“我不辛苦,但是我好心疼,真的,疼。不要再让自己陷入危险,好不好?”

    时之初的眼眸亮闪闪的,在他眼里,明夷的眼睛盛满泪,泛着红,让他不忍,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睑,声音依旧有些虚弱:“这么多年,从未有人为我心疼过。”

    明夷听此话,胸口更是酸痛不止,抱紧了他:“从此,你每一寸,每一分都是我的,绝不可让自己再受伤。“

    他默默点了点头。

    医庐已经一片黑暗,明夷叩门,知道四娘睡得浅,不敢太用力。叩了三次,四娘举着灯台开了门,见她,一脸惊讶:“怎么是你?”

    再看到她身上靠着的时之初,缪四娘愣了会儿,叹了口气,和她一起把时之初搀扶进去。先取了药丸给他吃,而后训斥道:“好,不自量力。今晚就扎一晚吧!”

    明夷看四娘如此生气,不知所以,也不好多问,只看时之初苦笑着:“姑母说得对,以后再不任性妄为。”

    缪四娘拿他没办法,扶他躺下,拿出整套银针,看样子要有大动作。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