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神攻心术最新章节 - 第429章 沫,我没有爸爸了

男神攻心术 第429章 沫,我没有爸爸了

作者:沫小七书名:男神攻心术类别:玄幻小说
    简小兮泪如如下,她俯下头将耳朵贴在简世洪的嘴边,可是无论她怎么听,也听不清父亲想要说的话。

    他的眼神带着无限眷恋和期盼,紧紧地锁着简小兮的脸。

    这样的眼神,简小兮看懂了,这是想努力活下去的眼神

    “爸,您会好起来的。”

    简小兮已经泣不成声,她不愿意接受,这是看到父亲的最后一眼。

    也不知道这样看了多久,简世洪的目光从简小兮的脸上移到了她身后的人上面。

    那里,有他曾经的妻子,曾经最好的朋友

    施中媛捂着嘴巴,低声呜咽着。

    洛书琳红着眼眶,对上简世洪的目光时,脸颊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黎正源皱着眉头,面色出现了罕见的凝重,双眼蒙上了一层悲伤之色。

    手术室内的气氛,因为要面临死别,格外压抑。

    简世洪望着他们,眼角处因为激动,渐渐地溢出了泪水。他嘴唇翕动着,忽然嘴角一弯,脸上出现了释然的笑意。

    在他临死之前,能再见到他们,他此生也无憾了!

    就在转瞬之间,简世洪双眼无力地阖上,手指软软垂下,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原来所谓的死亡,就是这么简单!

    手术室外的长廊处,洛尘正和松本一泽对视着,洛尘冷目生刃,清淡的脸上带着一丝阴霾。

    松本一泽的表情依旧淡漠,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直到听到手术室内传来简小兮竭嘶底里的哭喊声,他脸上的肌肉才微微抽动了一下。

    洛尘心里一惊,急忙转身朝手术室内奔去。

    “爸,您醒醒啊!”简小兮哭的嗓子都哑了,她抱着简世洪渐渐僵硬的身躯,不停地摇晃着,“您醒过来再看看我,好不好?”

    她痛不欲生地抽泣着,令身后的旁观者都为之潸然泪下。

    “兮兮,你爸爸他已经走了。”施中媛不愿见到这样痛哭的简小兮,她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做无畏的挣扎。

    “你走开!”简小兮不愿接受父亲已经离开的事实,她毫无理智地冲着施中媛嘶吼道:“你为什么要签字?就是你害死他的。”

    斥责的话,像一把尖锐的手术刀,直戳施中媛的心口。

    施中媛紧咬着嘴唇,如果责备能让她心里好受一些,那么这一切都由她来承担吧!

    陈沫眼眶也瞬间酸涩的厉害,她见到简小兮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母亲,目光中充满了仇恨。她急步走上前,拉着简小兮的手臂,柔声哽咽道:“兮,你不要这样”

    陈沫的声音和她的性子一样,温和柔软,极有安抚人心的效果。

    简小兮吸了吸鼻子,她忽然间就抱住了陈沫,情绪几近崩溃地哭喊道:“沫,我没有爸爸了”

    隐含在字里行间处的悲伤和痛苦,让周围听到的人几乎要窒息。

    接近四年的时间,她唯一的执念就是,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救活父亲。

    这件事承载了她所有的希望,可是现在,希望破灭了。

    她还没来得及听父亲跟她说一句完整的话,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了。

    简小兮抱着陈沫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嗓子嘶哑,双眼红肿,眼角处几乎要流出血来。

    陈沫被这样的她,深深触动了,也痛苦地咬着唇,静静地流着眼泪。

    这样痛哭的声音,让一向淡然的洛尘也忍不住动容,眼泪在酸涩的眼眶中一直打转,他轻轻闭上眼睛,泪水悄然而下。

    松本一泽双手抄兜,冷漠地站在门口,观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不知为何,心头处,被简小兮的哭声,狠狠牵扯了一下。

    简世洪死了,为什么他现在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最后,简小兮的身体受不住这么沉重的打击,哭晕过去。

    洛尘把她抱到病房的时候,担心她情绪不稳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他特意嘱咐护士给简小兮打了安胎针。

    如果现在,连孩子也保不住,洛尘真的难以想象,简小兮怎么支撑下去?

    洛书琳的脸色也不好,洛尘担心母亲的身体,嘱咐黎昱凡先送她回去。

    黎昱凡看了眼手术室的方向,刚刚,所有人都出来了,可是他家老头却没有出来。

    洛尘知道他担心黎正源,他拍了拍黎昱凡的肩膀,淡声道:“我去帮你看看叔叔。”

    黎昱凡点头。

    所有人走了,病房里只剩下陈沫和施中媛守着简小兮。

    施中媛握着简小兮的手,似乎只有在她沉睡的时候,她才能够这么亲近自己的孩子。

    陈沫递给她一杯温水,非常贴心地说道:“阿姨,要不我先送您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

    施中媛喝了一口水,凝视着陈沫,憔悴不堪的脸上带着勉强的笑意,摇头道:“我想多陪陪她。”停顿了一下,施中媛伸出手将简小兮贴在脸颊处的头发捋了捋,叹息道:“这些年,真是苦了这个孩子。”

    “是啊,这些年小兮的确过的很辛苦。”陈沫站在床榻边,望着即便睡着了还在抽泣的简小兮,眼中满是心疼,“这个傻丫头,个性太要强,一个人独自承担了这么多,却一点都不让我们知道。”

    三年前,被人下药

    哥哥入狱,父亲昏迷为了救活父亲,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飙车,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可是即便是这样,简小兮在她面前整天都是乐呵呵的,不愿意让她知道,她经历过的种种痛苦。

    陈沫想着,心里越来难受起来。她情不自禁地哽咽了一瞬,望向施中媛时有些不解地问道:“阿姨,当年小兮还那么小,您为什么要抛弃他们呢?”

    要知道,这件事在简小兮心里,形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施中媛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瞬,她抬起眼皮仔细地打量了眼前的女孩一眼,就凭刚刚在手术室,简小兮抱着她哭成一团的一幕,施中媛已经意识到,这个女孩和简小兮的关系不一般。

    她面色沉静,带着淡淡的忧伤,苦笑道:“你一定想不到,当年是小兮的爸爸成全了我和那个男人。”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