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在过去那年最新章节 - 第七八一章 家丑

重生在过去那年 第七八一章 家丑

作者:喜来乐书名:重生在过去那年类别:玄幻小说
    按理他昨天就该到家的,可是刚下火车,遇上了一点事,耽搁了回来的时间,今天一回来,两人就给了他这么一份大礼,让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眼前的两人被他撞破了丑事不但不知收敛,当着他的面都还这样楼楼抱抱,当他是瞎子还是傻子?

    此时的高怀义,眼里已我没有别人,沉静在自己的思绪里,愤怒的情绪指使他再也无法平静,抬脚就往旁边的曹招娣踩了下去。

    曹招娣本来还在发懵,好在高雄飞已然清醒过来,见到小儿子抬起的脚,条件反射的冲了上来,拉了她一把,两人往后退开,将将躲过了他的脚。

    “怀义,怀义,你冷静冷静,我……不管怎么说,我……我都是你爸啊,她也是你岳母啊,啊,儿子,你别动手,别动手,你想想你妈,想想小雅,你可要冷静啊。”

    高雄飞以手挡着头顶,急切的劝起了对面的高怀义,想要从他的手下全身而退。

    自家的儿子,自己了解,他的身手,他虽然没有亲自见过,但也听说过,更何况人在盛怒之下,力气也比正常人大很多,万一他一不注意,把他和小曹打出个好歹怎么办?

    “冷静?还敢提我妈,提小雅,就你俩干出这些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她俩,你们做了这样的事,让她俩还怎么相处,怎么在一起生活,啊?”

    高怀义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憋屈,可再憋屈,再愤怒,他却不得不认清一下现实,他不能拿眼前二人怎么办?就算打他们一顿,也不能解决他现在的困境。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于妈,不知道怎么面对卢娴雅,更不知道怎么面对今后的生活,一时之间他迷茫了。

    看到面前的酒柜,他一把拿起酒瓶,拧开“咕噜咕噜”的就往嘴里灌,如果能让他一醉不醒,他真不介意喝上三天三夜。

    此刻眼泪和着酒精一齐涌进了他的嘴里,苦到了他的心里,对于这一切的变故,他宁愿自己从来不知道,也不曾发现。

    高怀义一瓶老白干很快就灌下了肚,可他却很很清醒,最后没有办法,他直接抱起一旁高雄飞泡的枸杞酒坛子,“咕噜咕噜”的往肚子里灌。

    坐在地上的曹招娣和高雄飞两人见他那样,急慌慌的从地上爬起来,哆哆嗦嗦的冲进了卧室,并且把门给关上了。

    “怎么办?怎么办?雄飞,怎么办?怀义知道了,我们怎么办?他会不会告诉于姐,会不会告诉老卢,我……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曹招娣慌了,拉着高雄飞的手还在不停的打着哆嗦。

    今天这一出,她曾经想像过无数次,可没有一次是这样的场景,她以为最先发现的不是于素秋就该是卢大庆,毕竟这两人都是他们的枕边人,如果他们发现了对她和高雄飞来说反而是种解脱。

    毕竟她和高雄飞早就想离婚重组新家庭了,让他们俩发现,那离婚也简单多了。

    可是那两人就好像说好了的一样,不知道是真没发现还是装没发现,20年了,不仅拖着不离婚,也从没有关注过她和老高。

    而她和老高呢,各有各的顾忌。

    高雄飞一提离婚于素秋就要死要活的,再加上有三个孩子,老高也就狠不下一条心再提。有了老高的对比,她也就不想提了,再说她和老高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即能握住卢大庆的钱,也能握住斑雄飞的钱,对她来说这日子也不错。

    于是这一拖就拖到了今天,被女婿捉奸在床。

    “别怕,别慌,那小兔崽子有顾忌,他不会声张的,他如果真要声张早就打电话把两家人都叫到了一起来了,等着吧,等他气消了就好了。不过可能要委屈你一段时间,我们俩最近就别见了,免得碍了他的眼。”

    高雄飞虽然嘴上说得轻松,其实心里却没有底,并不如表现的那么平静,小儿子刚才那样子,完全是想要杀人,他真捅平静下来吗?

    “真的吗?怀义真的能……能……”曹招娣自己都说不下去了,这样的大事,是个当子女的都不能接受吧,更何况还是那样心高气傲的主,他真能如老高说的那样咽得下去?她很是怀疑。

    曹招娣靠着门一**坐到了地上,双手抱紧了自己的双肩,不停的发着抖。

    对面的高雄飞也没比她好多少,烦燥的扒了扒不长的头发,冷汗直冒,腿也抖得厉害,最后也坐到了地上。

    屋子里这一对不说话了,可屋外的高怀义却已经喝完了一瓶带半坛子的酒,足足有好几斤了,喝得他的胃都烧得厉害了,可他还是很清醒。

    越喝越清醒,越喝越愤怒,最终他无法发泄的愤怒,全都发泄到了客厅的那些家具上,一踢一扔之间,高怀义很快就把高家的客厅给塌平了。

    如果此时有人来到高家,肯定会以为走错了地方,以为这里刚经过台风的肆虐一般。

    好在高家所在的是政府大院,邻里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所以高家这一次的风暴还是没有引起大家伙的注意。

    这一夜,虽然三人都没有睡着,可还是平平安安的过去了。

    只是黑夜过去了,白天总是会来的,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当于素秋风尘仆仆的提着行李进了大院,来到自家门口的时候,注定了这些平静再也不会再有了。

    她在门口站了很久,久到她的腿都麻了,最终还是掏出了钥匙,准备开门。

    只是在开门之前,她却故意先敲了几下门,目的自然是提醒屋子里的人,该收拾就收拾好,她可不想再看见什么不想看的场景。

    而屋子里呢,高怀义赤红着一双眼睛,听到敲门声愣了一下,这个时间点谁会来,他哥?他姐?还是邻居?正在疑惑中的高怀义,在听到钥匙插进钥匙扣之后,脸色都变了。

    能有自家钥匙的人,肯定是自家人,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想要把这样的家丑暴露在大家的面前?

    于是他想也不想就冲向了卧室,把屋子里的两个人吓得一阵的屁滚尿流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