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闺密事最新章节 - 一百四十六·围府

春闺密事 一百四十六·围府

作者:秦兮书名:春闺密事类别:玄幻小说
    只要等到沈琛死了,钦差在福建消失,刘家那些老宅的人的顾虑就没有了。低头这种事,他们既然能跟沈琛低一次头,难道就不能跟刘必平继续低头吗?

    沈琛可是外姓人。

    刘必平好歹是姓刘,何况有血缘关系。

    他们会知道到时候该怎么选择的。

    只是这种被逼无奈没有选择之下的选择,显得不那么让人满意罢了。

    刘必平哂笑了一声,没有接话,只是让他出去办事:“交代你的事不要耽误,一件一件的都去办好了。还有,临江王妃那里,你也送封信过去,就说,咱们现在可艰难着呢,她的这位养子可实在不是个普通人,我们应付他可应付的吃力的很。你在心里问问王妃,若是这个养子反水投向了楚景谙,不知道她跟现在的世子受不受得住。”

    亲卫长吃了一惊。

    这个打算刘必平虽然隐约已经提过,可是从来没有宣之于口。

    他也是现在才知道刘必平竟然打算跟临江王妃合作,合力弄死沈琛。

    在他看来,临江王妃也真是脑子坏了。

    好好的一个助力如此大的养子,他非得把人往外头逼——沈琛苞楚景吾的关系可是非比寻常的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而沈琛在临江王那里又格外受宠,且他有能力,如今又即将跟寿宁郡主订亲,寿宁郡主可是郑王的女儿!

    郑王如今也是个名正言顺的藩王,在隆庆帝跟前很说的上话,有了他当岳父,临江王只会更看重沈琛。

    可临江王妃却要把这样能干的帮手给杀了。

    这件事真是闻所未闻。

    而且蹊跷的事,还不是刘必平自己主动去联系的临江王妃,而是临江王妃主动的找人联系上刘必平,想跟刘必平合作的。

    他有些迟疑的问起刘必平:“部堂,恕属下没什么见识,临江王妃此举无异于自寻死路,她为何这样”

    “女人的心思可跟男人不同。”刘必平嘲讽的牵了牵嘴角:“她可不在意沈琛能耐不能耐,又能有多少助力,她只记得当初害死她儿子的是沈琛,这就够了。”

    他说罢回神:“这事儿你不必管,只需照做就是了。”

    亲卫长还是觉得心里不大安心,可是刘必平做事总有他的道理,而且刘必平最近实在是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他不再多说,弯了腰便出来。

    提醒了书吏好好伺候之后,他才出去办事。

    刘必平也在书吏的服侍和劝告下闭了一会儿眼睛,可是他这回却不是自己醒的,可是被巨大的敲门声想给惊醒的。

    他这里是总督府,寻常的公事自然有底下的属臣去操心,再加上他现在身体不适且丢了儿子夫人,若不是天大的事,也不会有人来惊动他。

    他立即便醒了,伸手抹了一把脸便大声让人进来。

    进来的却是书吏,他整个人颤的厉害,进来了顾不得别的,竟先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仿佛没了骨头似地,声音都是飘忽的:“部堂!外面钦差带了不少护卫,围住了咱们总督府!”

    钦差围府,这不是小事,声势浩大,且人数众多,火把几乎都把旁边的数目给烤焦了,外头亮如白昼。

    他们这些底下的人发现的时候,脚都软了,一开始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谁知道竟是钦差围府。

    刘必平不可置信,素来能撑得住的,脸上却也不可抑止的出现了震惊和茫然,大声喝问道:“什么?!”

    这怎么可能?!

    沈琛是疯了吗?

    他来围府?!

    可是仔细一想,他就觉得心里发寒。

    他能想到快刀斩乱麻杀了沈琛,为什么沈琛不能想到同样的法子呢?!

    他刚好从沈琛那里铩羽而归,也没有什么准备,如今驻军又在驻地并不在城中,总督府如今也不过只有一些普通护卫军而已。

    而沈琛,他手里现在却实实在在的有两千多人在手!

    他吃惊的坐了起来,什么也顾不上了,脑子里飞速的将这些讯息都过了一遍,便立即吩咐:“去城外”

    他说到这里又皱了眉头。

    不能去城外调驻军了——沈琛既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围府,就说明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城门肯定都已经被他控制了。

    只是,榕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城门,他竟然都已经控制了想到这里,刘必平便不由觉得胆寒,真是够有能耐的。

    他皱了眉头,看着那个书吏在地上长跪着,已经吓破了胆,才问:“府里如今有多少人?亲卫长出去多久了?”

    书吏哭丧着脸,几乎呼吸不过来,看着刘必平战战兢兢:“府中只有二百余人亲卫长出去办事,如今尚未回来”

    怕是也未必能回来了。

    刘必平若有所思,问他:“是沈琛让你进来通报?”

    他毕竟是正二品的朝廷的封疆大吏,一府总督,跟沈琛这个钦差又不一样,沈琛凭什么围他的府?

    就算是他今天真的围了,而且是真的动了杀机。

    可是,他敢吗?

    书吏答应了一声,麻溜的回答:“是钦差大人让属下进来回禀部堂,还有还有,跟着钦差同来的,似乎还有旁的官员。”

    旁的官员?

    在闵地,还有什么官员能大的过他?

    刘必平嗯了一声,面上却还维持的住,他站起身来吩咐书吏替自己取辟服来,冷声道:“你也不必这副样子,本官未必就会在今天就死了。”

    书吏被他这话吓得更是面色惨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却硬是逼着自己勉强笑了一笑,便麻利的替他取来了官服,服侍他穿上。

    短短十几个时辰之内,从带人围府的人变成被人围府的人,这形势可是变换的太快,刘必平却还稳得住,半点也不露怯,仍旧镇定自若的到了花厅,才问沈琛:“钦差大人这样声势浩大的带着护卫前来围府,不知道的,恐怕还要以为钦差大人这是在做什么呢,本官也差点儿误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天大的过错,竟然需要劳动钦差动用这么多人前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