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娇笙最新章节 - 第七百四十二章:说和

娇笙 第七百四十二章:说和

作者:南墨离书名:娇笙类别:玄幻小说
    林氏冷冷哼了一声,“你不必说,我都明白,他们一家子看不上我与铮儿,如今欺负不得我们母子,就欺负到我儿媳妇头上去了,还真当我林之遥是个软面团,任由他们搓圆搓扁不成,且走着瞧吧!”

    跟大房的关系闹到如今这般地步,林氏自问自己一家没有做错什么。

    若是硬要说他们有什么错,就是太过放纵那些人,以致于,让那些人将他们的好当做理所当然,但凡有一丁点儿的不好,便觉得是他们的错。

    她本不是个喜欢争抢的人,可现在,她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不得不去争了。

    扶冬看林氏脸色难看,知道她不高兴,只怕不只是不高兴,还恨上了大房一家,不想她自苦憋坏了自己,便劝道:“夫人莫要生气,有什么问题,咱们解决了就是,却犯不着自己生气,如今世子得陛下太子殿下看重,步步高升,婚事也定了,您该高兴才是,何必为了别人生气。”

    其实,扶冬是想说,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但这话她有些说不出口。

    仆肖主,她是林氏的陪嫁丫鬟,行事作风都肖似林氏,她们主仆都做不来刻薄阴狠的样子,也说不出太过刻薄的言语,因而,虽心里有些想法,却没有那样说。

    林氏到底也不是那么刻薄的人,听了扶冬的话,便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脸色却也不见缓和多少。

    扶冬见林氏阖上眼眸,便将软垫放到林氏身后,防备林氏靠着的时候,磕着后背。

    约摸着三刻钟左右,林氏和陆铮回到了护国公府,一回去,就听老太君身边的丫头说,老太君请林氏过去一趟。

    林氏略一思索,大概知道魏氏的用意,便对儿子说:“你先回去吧,若是有什么公务要忙,便先忙你的。”

    陆铮颔首应道:“是,娘,那儿子先告退了,母亲替儿子跟祖母问好。”

    “你放心,”林氏点点头,“我会同你祖母说的。”

    说罢,母子俩分开,陆铮回涵青堂,林氏则去老太君魏氏的荣禧堂。

    冬日天寒,护国公府乃武将世家,不同文国公府那般,喜好风雅,所以,一到冬日,院子里的景致并算不上多好。

    林氏从前院一直往婆母魏氏的荣禧堂走,要经过花园里的小池塘,如今天寒,池塘早就结了冰,林氏走过,一阵风吹起冰面上的碎叶,打着卷飘向远方。

    原本是很萧瑟的景象,但林氏驻足一瞧,却不知为何,偏想起来盛夏时分,这池塘里莲露粉白,鱼戏莲叶的场景,那时候,这池塘边上,有一位青碧色衫裙的少女,和一个黑衫冷面青年伫立而望,夏风熏暖,荷叶飘香,甚是美好。

    林氏心情忽然就好了,她看着远处的冰面,轻声笑道:“虽不若十里莲圃盛景,却胜在人美情真。”

    扶冬没听清林氏说什么,却也没多问,魏氏身边的丫鬟也没有表现出异样来,二人都只是静静站着,等候林氏。

    护国公府的下人,似乎除了松风苑里的,都是训练有素、十分通晓规矩的。

    魏氏是个谨慎的人,身边的大小丫鬟,婆子仆妇,无一不是规矩周全之人,这是魏氏驭下的能耐,在这一点上,林氏向来都是服气的。

    只是,驭下厉害,却不代表其他方面也厉害。

    到了荣禧堂,守门的丫鬟打开布帘请林氏进去。

    林氏进去后,便直接进了内堂,魏氏坐在临窗的大炕上,见林氏来了,便笑着朝她招了招手,唤她过去。

    “你来啦,快过来坐。”

    “娘,”林氏过去,朝魏氏行了一礼,方才坐下,“不知道娘叫人唤媳妇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虽大体猜到魏氏的用意,但是,林氏却不打算自己提出来。

    方才在外面听了闲话,她心里火气还没散呢,哪能愿意主动提起叫她生气的人。

    魏氏也不知看没看出林氏心里不痛快,只一味笑眯眯的,闲话家常般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听说你带着铮儿去顾家看望安笙丫头了,听说她病了,所以叫你过来问问那丫头如何,可是天冷受寒了,还是别的什么病症?”

    安笙身子骨不好,这魏氏一开始就是知道的,所以,对于安笙三天两头生病,她倒也习惯了。

    若是从前,她只怕也会忍不住有些嫌弃这个孙媳妇身子骨太过差劲儿,可在陆铮接连死了三个未婚妻的情况下,她是半点儿嫌弃的感觉都生不出来,反而还怕安笙也立不住,被陆铮给“克死了”。

    如果可能,她也不愿这样去想自己的亲孙子,可事实往往就是这么讽刺,很多事情,不是她不愿,就不会发生了。

    她如今能指望的,也就只有安笙是普云大师亲自批命的这一样了。

    林氏知道,婆婆魏氏这样问,应该不单单只是关心安笙,还有想为陆佳敏说和的意思。

    他们府里规矩重,下人们不敢乱传主子的闲话,但是外面却不一样,在流言早就满天飞的情况下,魏氏大概也明白,她不可能没有听到一点儿风声。

    可是,那又怎么样?

    即便她听到了,难道她就该替安笙“原谅”陆佳敏不成?

    陆佳敏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她尚且没有站出来跟安笙好好道个歉,自己又凭什么替她说和!

    想到陆佳敏,林氏的神情又淡了许多,眉宇轻轻蹙起,带着几许轻愁,“安笙那丫头,身子骨本来就不算特别好,听说是前几日去文府参加谢家姑娘举办的小宴,回来吹了风,着寒了,娘也知道,这个时节下,感染风寒是常有的事情,身子健壮的尚且不能避免呢,何况是安笙那样弱质芊芊的小泵娘。”

    魏氏见林氏并没有提陆佳敏,可是,却又提到了文府小宴,就知道,外面流言传得那样难听,林氏不可能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见。

    可是,听见了却不提此事,更不提陆佳敏,这便有些说道了。

    而究其原因,魏氏也明白,林氏心里怕是有了怨气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