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娇笙最新章节 - 第七百四十章:商定

娇笙 第七百四十章:商定

作者:南墨离书名:娇笙类别:玄幻小说
    林氏要说的也不是别的事情,正是提前婚期的事。

    她不是那么死板的人,总觉得婚姻大事虽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更重要的,还是要两个人心意想通。

    譬如眼下她要跟安笙提起的提前婚期的事情,若是不问问安笙,他们家自己私下就安排了,这就是对安笙的不尊重。

    她没有女儿,是拿安笙当自己亲生女儿一般来疼的,所以自然不舍得她受委屈。

    “这件事呢,我其实犹豫了许久了,但是一直没找到什么好机会同你说,后来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光我自己一个人想也没什么用,便想来问问你的意思,若你不愿的话,那就权当伯母今日没有说过这话,可好?”

    安笙总觉得林氏太过慎重了,慎重的有些奇怪,所以只能先点头答应下来。

    林氏见安笙应了,顿时就笑了开来,“其实呢,这事是这样的,自从你跟铮儿定亲以后啊,伯母心里便一日比一日欢喜,觉得这日子格外的有盼头,所以呢,就总想着若是你能再早些嫁进我们家,就好了,伯母是拿你当自己女儿一般看的,不过,这事毕竟事关你的终身,所以,伯母想问问你自己的意思,若你不愿意的话,那就当伯母从没说话这话,咱们还是按原来的婚期来办。”

    安笙:“”林氏要说的,竟是这件事。

    可是,她现在要怎么回答才好?

    答不想的话,林氏会很失望吧,可若是回答想的话,总觉得她好像很渴望提前婚期似的

    自重生以来,安笙还甚少这样纠结呢。

    林氏许是看出了安笙的犹豫,忙拉过安笙的手说:“好孩子,你莫要觉得为难,虽然伯母是觉得你越早一日嫁到我们家里越好,但是,伯母也尊重你的意思,你有什么想法,只管跟伯母说,这里如今只有我们娘俩,铮儿那臭小子也不在,你别有顾虑,无论你怎样决定,伯母都支持你的。”

    好吧,林氏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安笙觉得,自己若是再犹豫,反倒矫情。

    行于不行,不过一句话罢了,林氏能亲自来问自己,足可见对自己的尊重,这样好的婆母,怕是再也没有了。

    原本,婚期是定在三年后,那时候,她就十六了,出嫁不早不晚,刚刚好。

    而林氏提出想要提前婚期,那就不能是三年之后了,依照她对林氏的了解,多半是想要将婚期定在他及笄以后。

    安笙想了想,道:“伯母看重我,我心里很高兴,本来,伯母相问,我不该犹豫才是,只是,我年小不知事,所以总怕哪里想的不周全,说错了什么,因而,斗胆问伯母一句,伯母觉得,婚期定在何时才好呢?”

    这其实就算是表明了她的意思了,林氏一向聪明,自然能明白。

    林氏确定听明白安笙的意思了,因而面上不由一喜,“你这孩子,这岂不是多想了,原本,伯母来问你这话,多少是有些不合规矩的,但是,伯母思及你在家中处境,所以便想,这样大的事情,还是跟你自己商量最为妥当,故而才来问的这话,你不怪伯母唐突,反而还问伯母的意思,伯母心内甚慰,既你问了我的意思,那我便说说,你跟铮儿的婚期呢,原本是定在三年后的,我虽觉得时间有些晚,但是,总想着你年纪还小,等等倒也无妨,可是,这人啊,总是自私,得到了一样,不免就想得到更多,这不,原本还觉得三年之后成婚不错呢,可越跟你相处,就越发觉得三年实在太过久远,伯母是恨不能立即将你娶回家去,当成我自己的宝贝女儿,好好来疼的,可是,你如今还未及笄,嫁人终归太早,所以啊,伯母想着,若是能将婚期放在你及笄礼后,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的,你觉得呢?”

    这结果跟自己想的差不多,林氏果然是想要将婚期定在自己及笄之后。

    “伯母所思身为周详,一切句听伯母的安排了。”想通之后,安笙应得倒也大方。

    林氏对她的事情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否则的话,也不会坐在这里跟自己说这件事饿,应该跟方氏和徐氏商量才是,这才是符合规矩的。

    但林氏并没有这样做。

    不得不说,林氏的这番举动,实在叫她心里熨帖。

    她的婚事,是万万不想由方氏和徐氏做主的,林氏能来问她的意思,这样最好不过。

    而从她这里得到了肯定回答后,林氏定会再找机会去跟方氏和徐氏谈,凭借林氏的口才身份,想要说服方氏和徐氏更改婚期,实在不难。

    果不其然,林氏一听她这样说,立即就高兴地承诺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那改日我便寻个机会,同你家里长辈说说此事,你便权当不知道,万事有伯母呢。”

    她的生辰是三月初八,满打满算,再过一年零个把月,也就到她及笄的日子了,所以说,她与陆铮的婚期,也就在一年之后了。

    上来那个妥了婚期的事情,林氏又与安笙闲话了一会儿,便提出告辞了。

    安笙起身送林氏出去。

    林氏原本想拦下她,但是又想到等候在外的儿子,想了想,便没有拦。

    二人一道出了内堂,来到外面堂间,陆铮正坐着喝茶,只不过看上去似乎有些心不静,时不时地就往内堂方向张望一下。

    林氏和安笙出来,正好就见到陆铮往里面看呢,不由笑着啐了一口,道:“这臭小子,可真丢我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多轻狂的性子呢!”

    安笙自然不好说什么我,闻言便只劝道:“将军向来沉稳,许是今日有什么公务没办,急着去办,才会如此的,伯母别生气。”

    林氏当然不可能生气,但是,听到安笙回护陆铮,她依旧高兴,不由打趣道:“你就别替他遮掩啦,他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么,这小子求着我来帮他办事,还信不过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