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皇商贵后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二十六章:事出有因

皇商贵后 第二百二十六章:事出有因

作者:厚黑勇者书名:皇商贵后类别:玄幻小说
    关于那封信,并不是杜丞相的心意。冷幽宫的人在后宫可有可无,根本无需特意花心思去对付里面的人,依常例,住在后宫了的女人还想出头,简直痴人说梦,既然如此,又何必他一个堂堂丞相去花功夫呢。事事难料,没曾想那位被打入冷宫的皇后竟然会与别国的人有瓜葛恩仇。

    几日前的夜里。

    总管来说:老爷,张家的人在府外候着,说要见您。

    杜丞相抬起头,问道:来人是谁?

    总管道:那人没下马车,看样子应该是他家主子。

    杜丞相道:行了,快去请人过来。

    总管应着后立即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便见着总管回来了,身后跟着的人果然是张老爷。

    将人请入书房后,总管在杜丞相的示意下很快就离开了。

    杜丞相从椅子上起身来相迎,说道:张老爷今日怎么会过来?

    平日里都是杜丞相亲自去张府的,还有意选在晚后,尽量不被人看见。那张府可从来没人来过杜府呢,实在使人疑惑。杜丞相顿时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但张老爷看上去可没什么要紧的事。只见他摆出一副笑脸,说道:早该来贵府坐坐的,等事情来了才想到过来拜见杜丞相,实在有些失礼了。

    听此,杜丞相笑了笑道:张老爷都这样说了,又哪有失礼之处?既然已经说明了,那到底是为何何事而来,张老爷说出来听听。

    说着话,杜丞相伸手请张老爷于一侧靠墙的太师椅上古坐下,他则坐在相邻的椅子上。

    坐定后,张老爷开口说道:那我也就直言了。今日急忙赶来,不是为了别的事,正是那边传来的消息,里面有句话无论如何都只有杜丞相才能办到。

    杜丞相一听,问道:是何事?

    张老爷接着道:之前我先问过了,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那边说了,只能请杜丞相帮忙,张某也无能为力。

    听了这话,杜丞相疑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张老爷看着杜丞相道:是这样的,那边已经应允不日将杀了陆丞相,但在此之前,必须由杜丞相出面,写信给宫里的女儿,让她去对付皇后。

    听完了话,杜丞相思虑片刻,继而问道:怎么会是皇后?她不是已经被皇上打入冷宫了吗?杀了她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杜丞相会这么问早在计划之中。见此,张老爷不慌不忙地说道:丞相会有疑问也是理所应当。但张某也不知详情,只是传个话过来。依在下看来,此事丞相还是不要问得太多,照做就是,至于其他的事,自然会人帮我们办好。

    只要谈及那边,张老爷就露出一副严守顺从的模样,杜丞相早看不顺眼了,不免沉下脸来,说道:办好也就罢了,要还像上次那样,我要办的事一件没有办成。至于那兵防布局图,杜某也快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听言,张老爷赶紧笑道:丞相可不能说这话,要知道,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帮了我也就帮了你,你说是不是啊?杜丞相。

    杜丞相点了下头道: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我自然没话再说。不过是提醒下罢了。你说的事我会照办。

    张老爷道:说明了也好。只要杜丞相有了动作,那边知道后就会立马安排刺杀一事,所以时间上就看杜丞相的了。

    杜丞相道:我明白了。

    张老爷再次张开嘴角笑道:事情都说清楚了,那在下也该告辞了。

    只见他起身抬手作揖,接着道:若下次再有机会的话,张某定携上重礼重新拜会。

    杜丞相亦起身作揖。

    张老爷抬了抬手,转身走出屋子,正巧碰见走来的总管,再由总管带出了杜府。

    张老爷走后,杜丞相一直待在书房内,关于对付冷宫的任卿晴,其中是有什么深意?

    话说杜幽兰自收到信后,心内百般谋划。之前,还让紫鹃先去冷幽宫看看,回来后知晓,经过上次的修整,冷宫四下的风貌已然变了,看起来不像是无人去的地方,不过冷幽宫从外面看去依旧破败简陋。

    天气甚好,今日一早,杜幽兰决定亲自去走走看看。紫鹃同行及一众宫女太监。

    来到冷宫,一路见到的光景竟与御花园不差什么,花草树木皆有人打理,虽还未及春,但至春时节时,定翠玉苁蓉、娇艳欲滴的比起御花园更是一番风味。

    遥见远处近天际有片葱翠之色,及近看清后,原来是那片百年树林。杜幽兰并不走需要穿过林子的小径,而是径直沿着往冷幽宫的那条路走去。身后众人赶紧跟上。

    此时,柒宣正出宫门,一打开宫门,便见到不远处正朝她走来的杜幽兰等人。见此,正欲走出的柒宣将脚收回后退,扶着门框的双手就要将门给重新合上。

    远处的紫鹃早看到了柒宣的身影,见她要关门,便赶紧大声喊道:快住手,别关上!

    柒宣却像没听到般,径自将门合上,随即插上门闩。

    见此,紫鹃还要喊些什么,一旁的杜幽兰却道:不要喊了。

    紫鹃赶紧将话咽回。

    至冷幽宫门前,宫门近墙的两侧守着两名侍卫,紫鹃早就知晓了他二人,并不见怪。她无需理会他们,走到宫门前,叩响门板。

    等了一会儿后,却不听人声。紫鹃又叩了几声,稍稍用力了些。

    而此时柒宣正在卿晴的面前说道:不要理她们就是。

    听到敲门声的染枝正从侧房的屋内走出,要去开门。却被柒宣唤了过去,听她说道:染枝,快过来!让她们敲去。

    自柒宣来说,外头来的人是杜幽兰后,卿晴觉得奇怪,她与杜幽兰并不深交,何况如今自身的处境可没到后宫嫔妃前来拜会的地步。

    敲门声再次响起,一次比一次急迫。

    染枝问道:主子,就这样任她敲下去吗?可以不管不问吗?

    柒宣一听,说道:自然了,要知道,她来了定没好事,说出的话净是好听的,背后到底做了什么坏事有谁知道呢?今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卿晴听了,笑了起来,说道:即便我们是鸡,她是黄鼠狼,也吃不下我们。好了,就让染枝去开门罢。总不好让客人在外面等太久。

    柒宣还想说什么,一见卿晴的眼睛就不再说了。染枝则转身离开去开门。

    一会儿后,卿晴看到染枝走在杜幽兰前方右侧为其引路。

    进入殿门后,杜幽兰左右展望,冷幽宫的简陋破败让她心满意足。嘴角展露笑意,再往里走去。很快,她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卿晴,坐在窗下捧着一本书的卿晴身着绣了白牡丹的白色长棉袄,下面是一样的白色棉裙,再加一双白布精锻绣花棉鞋;脸上不见妆容却不失光华,明眸皓齿。只见她正端坐着微微抬首看着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