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途遗祸最新章节 - 1400 残渣与替代品

仙途遗祸 1400 残渣与替代品

作者:小小沙丁鱼书名:仙途遗祸类别:玄幻小说
    之前,所有人的目标都是维持防线。

    而不是灭杀。

    毕竟,都当做了持久战。持久战,当然就要注意保持体力和精力。

    但现在,原本一副“不计代价进攻”态势的怪兽群纷纷收缩想要退回地洞,负责守卫防线的人又不是新兵,谁能不知道不对?

    林越这名大儒一开口,甚至没人管林越是否越权,反而有种“恍然大悟”之感,几乎同时出手,对着地面的怪兽群狂轰猛炸起来。

    也就是这些怪兽,在附加了斗境的攻击下更容易被杀,对没有带斗境的攻击,防御要强很多。

    否则,只怕要有不少法宝之类,同时发威。

    就是现在,在金鳞木林内,从两艘飞舟上下来的人,也不敢留在安全区了。除了水馨和受命保护的姚清源之外,剩下的人,都拿着法器之类追击了上去。

    他们的实力和配合自然是比不上中云卫的剑阵以及剑心的指挥使们。

    但在金鳞木林之内,只要抱着“守卫这片地域”的念头,就仿佛天然加上了强大的斗境。哪怕这念头不那么坚定,在这金鳞木林里也带着“削弱光环”,能压制那些怪兽。

    也算是能起到一些作用了。

    只是肯定比补上那些没有真正开智,也不会有相应的杂七杂八念头,完全被“山川意志”趋势的妖兽们效率高。

    这些人都是跟在大儒身边的,或者有个好身世。

    脑袋至少也称得上灵光。

    知道如今在金鳞木林内的妖兽们,已经不再是捕杀的对象。所以,他们的举动,倒更像是跟在妖兽群背后拾缺补漏。只有一只小白,在压制了真实实力的情况下,天衣无缝的混进了妖兽群中。

    可惜,再怎么大力灭杀,还是有很多的怪兽,回到了地洞之中。就连直射苍穹的那道血色光柱,都渐渐黯淡了下去。

    任仲叹口气,直接道,“所有人,退守金鳞木林。若有差错,立刻撤离!”

    仿佛在印证他的话一样。

    原本血色光柱射出的位置,大地开始晃动,发出闷响声。

    本来手持官印,站在周边的知府们,似乎都受到了极大地冲击,一个个的脸色苍白。他们本来都已经距离血色光柱有上万米的距离了。他们其实一直都是在后退的,隔断时间退一次,只不过和防御范围相比,他们后退的速度还是太慢了而已。

    但这种慢,应该也代表着,他们在后退的过程中,就一点点的加固了脚下的地脉。

    现在,加固的中心一阵晃动,居然就让二十几个知府,还是被不知名之物(或者真是“山川意志”)给加强了身体素质的知府,全部身受内伤?

    一片黑暗之中,所有作为护卫的剑心都有些急。

    他们现在觉得,不应该让他们来做护卫。

    应该换其他的文胆。

    换了其他的文胆,至少能有办法,将这些知府们扯走吧?

    他们这些“粗鲁的剑心”,杀人很擅长,但要说将人带走,好像也只有生拉硬扯这一种手段现在谁又敢生拉硬扯啊!?

    应阳秋就和廖玉炙在浮月的微光下面面相觑。

    应阳秋向廖玉炙示意了一下,示意廖玉炙来“处理”他保护的那个文胆,穆山府知府蒋鸿云。

    廖玉炙脸一白,连连摇头。

    他接了任仲的任务,当然是已经试了一下的。但是,就在他的手,要搭到某个知府身上的时候,那位知府却是脸上、脖子上的青筋一起暴起,身上爆发了非人的气势,似乎要和他决一生死。他手中的官印,更是散发出了不稳定的气息,似乎要攻击,又似乎要崩溃。

    明显这些知府也是构成了某种阵势的。

    他哪里敢这么作死!

    于是应阳秋摊开手所以,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还好,知府们虽然脸色惨白,还有些晃,却并没有露出重伤的模样来。而那个地洞为核心的震动,也很快就停止了。看来,这些知府们的努力,还是卓有成效的。

    但肯定不能阻止另一些事情的发生。

    有什么东西从地洞中冒了出来。

    不像之前的血色光柱,而是某种更为弥散的东西。

    冒到半空,就消失不见。

    “浮月……”

    一个剑心率先发现了不对。

    原本高悬于天空,仅仅是有些时隐时现的浮月,这会儿正明明朗朗的高悬天空。只是,浮月之上,覆盖了一层鲜明的血色!

    “不能通过地底,就要从天空想法子么?”廖玉炙说道。

    尽避是没有实证的猜测,他却打心底的这么认为。

    地洞靠近地面的位置,到底出现了道道裂痕。

    可这一次,却连任仲,都没有发动那艘飞舟往地面或者地底攻击。他一直都没有那么做。因为任道台摸不准,直接攻击地洞会引发什么后果。

    破坏了知府们的封锁的话,多半会更糟。

    且那个正要冒头的东西,又多半不是这么两三击能打死的!

    所有人,能看到这个地洞的,都静静的看着。廖玉炙带来的消息,水馨“看到的那个场面”,已经传递到了每个剑心的心底。让这些见多识广的剑心们,有了些许的准备。

    然而,真的有东西再次从地底跳出来的时候,就算是他们真的见多识广,也不由得一阵阵反胃。

    水馨的形容,还是太简单,太客气了一点!

    那是一个无以名状的东西,烂泥一样看着泥泞而软趴趴的身体,不规则的铺在地洞的洞口上。甚至连整个身体,都混杂了各种色彩,就好像是那些调色失败的废弃颜料,全都被倒在了一个桶里,混合又搅拌以后的产物。

    各种类似于人类的眼睛,猫眼、狗眼、竖瞳,各种各样的嘴巴,人类的、长满了犬齿或者一圈又一圈利齿的……完全不规则的分布在这泥泞的身体上,从四面八方看着外界、对着外界。

    然后,是各种各样的肢体,从这泥泞的身体上伸出来。

    猫爪、狗爪、鹰爪、蛇头、蛇尾、鹿蹄、鱼尾……甚至是人手、人脚!

    几乎可以说,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怪兽军团,那些畸形的身体上,拥有的各种各样的动物特征,全都能在这个怪物的身上找到,甚至还多出了“人类”的特征!

    这怪物最先爬出来的身体大概有三米高,差不多直径也是三米。看不出有什么支撑身体的地方,但似乎依然有新的部分,不断的从地洞里“涌出”!

    “天哪……”应阳秋眼神发直,“那只黑龙,是一只多么威严,多么美丽的生物啊!哪怕是那只大蜥蜴,对比之下,是多么的……正常?”

    不是说和这里相对应吗?

    为什么这里会是这么诡异的东西?

    “单就气息来说……”廖玉炙疑惑的嘀咕。

    这么个巨大的混合体,确实是很恶心人。但要说气息,好像,似乎,并不怎么强大的样子?

    确实,这么个大怪物并没有展现出强大的、威压众人的气息。

    可当它似乎已经停止了“涌出”,任仲就毫不客气,催动官印,一道光柱瞬息穿过了将近十里的距离,几乎贴着地面,集中了这怪物的身体。光柱的直径,甚至没比这怪物的高度短到哪里去!

    光柱就好像之前击穿红色的光柱一样。

    将这“泥泞怪物”的身体,也给射穿了一个大洞,然后飚向了远方。但是,当光芒湮灭的那一刻,一只完好无损的怪物,出现在了原地!

    “果然不行吗?”任仲叹息一声,但并不意外。

    那些小敝兽就已经对这种“纯暴力攻击”抗性很高了。这种看似聚合体的怪物,抗性肯定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程度。

    不过,这道攻击却还是激怒了那个泥泞怪物。

    只见它身上前前后后至少上百只嘴同时张开,发出了截然不同的尖啸!恐怖的尖啸声,让近百里之外,围绕到了金鳞木附近的中云卫战士们,都一个个面露痛苦之色。若非千锤百炼的战阵支撑,只怕能全部掉下去!

    “进金鳞木林。”林枫言提醒祁弘,“再训练有素,中云卫不是修士!”

    祁弘的状况也还好。

    但他可不是没看到下属们的状况。

    这声尖啸已经确凿无疑的元婴级别的攻击水准。而中云卫,正如林枫言所说,大部分人,本质上依然是凡人!

    “进金鳞木林,现在开始,你们为我提供力量。”祁弘嘱咐。

    哪怕中云卫们各个意志坚定,久经考验任何一个能进入正规队伍的战士都是如此当他们退入金鳞木林,避开了妖兽们的阵地,挤挤挨挨的摆起了战阵,姿态都依然是有些狼狈的。

    不过,当进入了金鳞木林以后,那刺耳而恐怖的混杂尖啸声,似乎也就确实成了远方无关紧要的嘈杂。

    能刺激到百里外训练有素的中云卫。

    不过距离万米之遥的剑心们,所受的冲击可要强得多。

    饶是这些人全都是个体实力强悍的剑心,并且看到怪物张嘴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封闭听觉,做好了各种准备……被这么一叫,却依然像是受到了万吨巨石的猛击,似乎脑浆都要沸腾起来。就算没那么惨,也一个个的身体僵直,难以做出有效反应。

    偏偏也就在这时候,那怪物身上的一些利爪或者利口,就如同一只只劲弩发射的弩箭,从它的身上飙射而出,带着滔天的杀意与煞气,冲向了那二十几个手持官印的知府!

    “不好!”已经围拢过来的三个大儒,身上全都冒出了护体金光,被微型通灵意境缠绕保护的大儒们,作为接近的人里,唯三能基本抗住那阵尖啸的人,几乎同时喊出了声。

    滔滔江水奔涌,万里长城涌现,不知名的乔木拔地而起。仓促之下,落在了大半的利爪和利嘴之前。

    饶是如此,依然有一些漏网之鱼,冲向了既定的目标那已经受创的知府们!

    负责保护的剑心们,其实还是大抵有反应能力的。

    只不过身体僵直之下,反应能力慢了不知道多少。

    是以,即使是这些剑心们多多少少的做出了反应,那些漏网之鱼,依然落到了他们的既定目标上。区别只不过在于,这攻击有没有落实。

    一击下来,两个知府的身体被斩为两半,剩下一个知府被吞进了一张大嘴。然后,又连着自己的官印,被消散之前的大嘴吐了出来,可身体也被腐蚀得没有人样了。

    这个最倒霉的,正是水馨认识的,金峰府知府尤成安。

    保护这些知府的剑心们虽然一个没死,却也有三个重伤,身上都被划出了深可见骨的伤痕!

    三个大儒见一击之下就造成了这样的惨状,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撤退!”任仲咬牙,再次喊出了这个词。

    可他也知道,要是能带着这些知府们撤退,这些人早就这么做了!

    难道他真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直属知府损伤近半的倒霉道台?

    但下一刻,变故再次出现了。

    一击之后的怪物,暂时又停止了动作它飞射出去的身体都没有收回,而是消散。加上之前的尖啸,应该也不是什么能轻松使用的手段。在休整,或者别的。

    而另一边呢?

    三个知府的身体掉了下去。然后直接被身边的剑心收走。

    可这些剑心收取尸体的时候,却显然无法收走官印!

    那三个官印,都被一个朦胧的兽影用兽爪掌握着。

    这些朦胧的兽影,看起来,隐约都有些龙族的特征偏偏,这么一对比的话,就能看得出来,那泥泞怪身上虽然千姿百态,却偏偏,没有任何地方,与龙族相似!

    “残渣。”林枫言在远处叹了口气。

    他此时和祁弘站得比较近。

    祁弘顿时明白过来,直接问道,“怎么对付?”

    林枫言摇了摇头他还需要更多的线索。

    倒是金鳞木林中,传出了“啊”的一声短促的惊呼。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见姚清源忽然出现在了原金峰府知府的位置。兽影缠绕在了他的身上,奇妙的没有融入进去,却依然将金峰府的知府印,放在了姚清源的手上!
博聚网